吴堡新闻网,吴堡信息港,吴堡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吴堡信息网 >

农家女被陕西吴堡一****夜间带走后身亡死因成谜

时间:2018-04-21 17:4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我的网站
《市场信息报》是国内外公开****的经济类综合报纸。国内统一刊号:CN14-0016,邮发代号21-13。个**张扬,独树一帜,信息量大,实用**强,****面广,****遍及全国

  市场信息报【记者 宋金金】经人介绍 ,薛艳凤与陕西省吴堡县一名****慕祥伟认识,去年3月19日凌晨 ,薛艳凤被慕祥伟带走后身亡,柳林、吴堡两地****机关相互推诿侦查属地,至今死因不明。令人蹊跷的是 ,案子没有侦破 ,双方家属达成协议“给予107**不再追究此事” 慕祥伟家属已经支付60**元 。是心虚?亦或慈善?不得而知 。

  二十三岁本是享受美好生活青春的年龄,薛艳凤却像风一样逝去,不明不白。

16岁结婚 育有两个孩子

  薛艳凤 1992年出生在陕西吴堡县木家沟村,距离县城约40公里 ,从小生活在闭塞的乡村并没有影响她开朗的**格。 初中没有毕业,薛艳凤就参加了县城的电脑培训班。在培训期间,由于她善于与人交流 ,很快就认识比自己大两岁从事工程机械的男友。恋**期 ,两人相谈甚欢,彼此情投意合。半年后,16岁的薛艳凤就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。婚后的生活还算****美满 ,在先后三年的时间里,迎来了两个孩子 。然而,这样的****却未能持久。

  2012年,由于种种原因,薛艳凤告别了婚姻生活。当时结婚时未到**定年龄,所以没有领取到结婚证 。而离婚时,也就只能选择协议离婚。看似不幸的婚姻,却丝毫没有影响薛艳凤对美好生活的向往。

****夜闯民宅强行带走后女死亡

  只身离开的薛艳凤 ,先是去兰州学习了化妆美甲,之后一直在北京从事着她的这个兴趣**好的工作 。直到2015年1月中旬,薛艳凤才回到老家 。这次的回家,她怎么也不会想到 ,将会是生命的终结。

  2015年3月初,薛艳凤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吴堡县**院的****慕祥伟 ,彼此有一些往来。3月19日凌晨1时,慕祥伟找到薛艳凤在县城的租赁屋 ,“强行将薛艳凤拉上车”,彻夜未归。直到第二天下午,薛艳凤的母亲尚思兰得到 “你女儿跳河****了”的噩耗 。

  据尚思兰提供的证人资料显示:2015年3月18日晚9时 ,慕祥伟约薛艳凤及几个朋友一起吃了晚饭。2015年3月19日凌晨1时,慕祥伟酒后找到薛艳凤在吴堡县宋家川镇派出所附近租赁的房屋,几脚将门踹开 ,一把抓住薛艳凤的头发 ,将穿着睡衣的薛艳凤拉出门外。在此期间,与薛艳凤同住的两位朋友劝说慕祥伟让薛艳凤穿上外套,其中一位朋友还打电话叫来自己的男朋友阻止 ,都未能阻止慕祥伟的冲动与野蛮 。

  同日16时 ,尚思兰接到慕祥伟三爸慕明清的电话,被告知“你女儿和我侄儿谈朋友跳黄河****了” 。“我女儿**格开朗,经历了离婚都没有想不开,咋可能因和你侄儿谈朋友就想不开跳河”尚思兰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倾诉着她的疑惑,“当天我回到租赁屋时,门后面还是我女儿被撕碎的衣服,穿的那么薄被他拉出去”说到此尚思兰嚎啕大哭。

  事情发生后,慕祥伟在19日上午向山西省吕梁市柳林县军渡派出所报案说,薛艳凤跳黄河****了 。

生前曾有肢体冲突

  案发地点

  此后,两家家属沿着黄河两岸不间断的寻找尸体 。直到4月5日下午15时左右 ,在陕西省榆林市清涧县河口村的黄河大桥下,找到了薛艳凤的尸体。随后,家属通知柳林县****局,柳林县****局人员及清涧县****局人员均到了现。⒍韵殖∏榭鼋辛丝辈、记录和拍照工作 ,同时对尸体进行了清洗 。

  据死者的哥哥回忆,妹妹身体上伤痕累累,大腿上有牙齿咬过的痕迹 ,小腿部位多**烟头烫伤 ,鼻梁骨骨折,头部严重受伤,前头骨与头皮分离,肩部及身上有多**淤青。后经**医多次挤压尸体肚子,没有水与泡沫等异物吐出 。

柳林****出具“父女”式尸鉴通知书

  2015年4月7日 ,山西医科大学**医学院的**医****与山西柳林县刑**队人员对薛艳凤尸体进行死因鉴定。2015年5月22日 ,死者家属接到山西省柳林县****局的通知,称尸体检验报告已经出来 。死者家属当天中午就到柳林县****局六楼刑**大队三队去领取尸体检验报告,出人意外的是 ,刑**人员并不给他们书面的尸体检验报告,并称“这个不能给你们,仅能给你们念念 ,结论是薛艳凤系生前溺水死亡”,并拿出一张表格让他们签字确认。对此,死者家属表示“没有见到盖有鉴定机构红章的文件原件,所以就没有签字” 。

  在死者家属提供的柳林县****局邮寄给他们的资料中 ,出现了两份尸体鉴定意见通知书,虽然日期显示2015年5月22日与文号及内容“系生前溺水死亡”都一样 ,但一份写的是给死者的,一份是给死者家属的。对此,死者的哥哥称“第一份抬头写的是我妹妹的名字,我妹妹都已经不在了,怎么还能写给我妹妹”。柳林****承认失误后,才有了将抬头换成是他父亲名字的第二份鉴定通知书。

  后来死者家属提出申请二次鉴定,但由于种种原因 ,二次鉴定没能做成 。

赔偿107**不再追究此事

  那么,死者到底是他杀还是****?

  据柳林县****局刑**大队大队长王胜利介绍,有人证证明是死者自己上的车,但是两人有肢体冲突。“****发生地在吴堡,起初认为不归我们管 ,但是报案人也就是****人是在我们这儿报的案,现场只有慕祥伟和死者两人,没有目击证人,目前****还在侦查中。案子也向柳林检察院报过,检察院说不属于柳林管辖”。

  吴堡县****局认为,案子发生在山西,应该是属地管辖,如果要吴堡接手 ,由于涉案两个省需要经过****部批准。

  2015年4月30日,柳林县****局对“慕祥伟过失致人死亡”予以立案 ,目前此案还在侦办中。

  ****尚未侦破 ,2015年 农历11月6日,双方家属达成协议“给予107**不再追究此事”,并且先支付了死者家属60**,剩余的承诺在腊月25日一次**付清 。死者家属告诉记者 ,剩余的钱至今还没给,孩子的姑姑曾带着孩子去闹过。

  市场信息报记者电话联系了当事人慕祥伟,当问起当天发生的具体详情时 ,慕表示“可以直接去问****局 ,都有笔录” 。

两个孩子未拿到分文抚养费

#p#分页标题#e#

  2月15日上午 ,通过一条黄河大桥,市场信息报记者来到柳林县军渡镇----死者前夫的家里,两个小孩躺在被窝里 ,睡眼惺忪,灰暗的屋内, 两个小孩疑惑的看着记者 ,8岁的姐姐显得有点害羞。当记者问起她们妈妈呢?6岁的妹妹双手扶着小脸 ,若显懵懂地说“妈妈被坏人杀死了”,一旁的姐姐蜷缩在被子里头 。

  记者看到,家里除了有一台洗衣机之外 ,没有其他任何电器。隔壁的窑洞里住着因病只能躺在床上的爷爷 。

  奶奶告诉记者,小孩的父母离婚后 ,一直是孩子的四姑在照顾她们。这次她们母亲出事后,因为抚养费的事,她们的姑姑曾带着孩子去讨过说**,却一直没有****。

  薛艳凤走了,留给亲人的是无尽的悲痛 。究竟是****还是他杀?希望****部门积极侦破此案 ,还死者一个公道,还**律一个尊严 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